哈药投资“洋保健品”巨亏12亿 去年利润5600万 | 直销100
2020/07/09

哈药投资“洋保健品”巨亏12亿 去年利润5600万

美国子公司1300家门店暂关闭。

投资有风险,哈药股份或对此有“深刻”体会。

6月21日晚,哈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哈药股份”)公告,公司对GNC优先股投资的投资成本总计20.63亿元。截至2020年3月31日,账面价值为8.98亿元,及因公允价值变动累计产生的其他综合收益损失11.65亿元。累计应收股利1.71亿元,可能存在部分或全部无法收回的风险。相比之下,哈药股份2019年净利润为5581万元。

GNC为美国知名保健品公司美国健安喜控股有限公司(GNC Holdings Inc.)的简称,该公司成立于1935年,2011年4月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提供1500余种健康产品。

2018年2月,哈药股份发布公告,认购GNC发行的可转换优先股,认购金额为3亿美元,转股价格为5.35元/股。根据此次交易条款,转股完成后,哈药股份将持有GNC公司40.1%的股权,成为其单一最大股东。同时,优先股股息为6.5%。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史立臣对时间财经表示,哈药股份对GNC的投资亏损,除了疫情的影响,本身就是一种决策失误,哈药在中国医药变革的大潮流中,没有抓住政策利好,壮大主业,而是将大量资金投向了自己并不擅长的保健品领域,错失了发展机会。另外,权健事件之后,国内保健品市场也不乐观。

时间财经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哈药股份,对方表示,公司对GNC投资亏损的影响以公告为主,后续如何追回业绩目前不方便透露。

巨亏12亿

在获哈药投资前,GNC已处于连年亏损的状态。根据哈药股份披露,GNC在2016年和2017年净利润分别亏损2.86亿元、1.49亿元,且同期净资产均为负值。但哈药股份认为,投资GNC将有助于丰富公司的产品线,提升公司品牌形象。此外,由于优先股股息稳定,公司一方面能参与GNC的经营,同时也能获取固定收益。

但投资GNC优先股未能给哈药股份带来预期中的回报。GNC公司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GNC一季度营收为4.73亿美元,同比下降16.3%;毛利润为1.37亿美元,同比下降32.7%。

截至今年5月6日,约40%(即1300家)位于美国和加拿大的所属GNC门店因政府的要求等原因而暂时关闭,且一部分门店可能在未来永久性关闭。

哈药股份在公告中提到,应收股利可能存在部分或全部无法收回的风险,可能对公司财务状况产生负面影响。鉴于当前的新冠疫情,不排除GNC未来仍存在经营业绩继续下滑的可能性。

此外,GNC出现部分债务再次延期。2020年6月15日,GNC发布公告称,他们与相关贷款方达成协议,推迟未偿还部分贷款到期日至2020年6月30日。到期GNC可能面临无法再次延期的风险。GNC表示其将继续寻求解决债务的途径。

史立臣表示,哈药股份投资GNC更像是为了投资而投资,并未契合其本身的实际情况,哈药股份在保健品领域不具备优势,本身并没有知名保健品产品,在运营方面也没有经验。贸然大笔资金投资一个本来就持续亏损的项目,哈药股份选择GNC显然是一种战略失误。

“一哥”落寞

成立于1991年的哈药股份,是国内首家医药行业上市公司,也曾是医药行业的“一哥”。其业务范围涵盖化学原料药、化学制剂、中药、生物制剂和保健品等五大领域,旗下“新盖中盖”、“蓝瓶盖”等电视广告成为了一代人记忆。

哈药股份独创的“哈药模式”曾为公司实现巨大商业价值,也一度成为业内争相模仿的对象。但如今,老牌药企哈药股份营收仅为2013年的65%,2019年录得10年最低净利。

史立臣表示,哈药股份作为一个70年的老牌国企,应该是在政策把控、医院渠道等方面具备格外优势,而中国医药行业近年来进行了巨大的行业变革,实际上是有利于中国本土企业发展的,但是哈药股份完全没有抓住政策红利,这是其最大的败笔。

哈药股份总经理徐海瑛也曾公开表示,“从医药界‘7·22’大地震后,5年中,很多没有抓住时机和应对变化的药企都在走下坡路。哈药股份对医药政策、市场等反应慢,也错失很多机会,如一致性评价政策出台后,哈药股份是最早开始的,但目前仅有一个产品通过。没有通过一致性评价意味着连入场券都拿不到。”

徐海瑛于2019年3月出任哈药股份总经理。她当时给公司定下的营收目标是300亿元。但是新官上任的第一年,哈药股份业绩并不理想。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哈药股份营业收入118.24亿元,同比增长9.35%;实现净利润为0.56亿元,同比减少83.88%。

徐海瑛虽然多次强调要加强研发,但哈药股份的研发费用却不增反降。2017年至2019年,其研发费用分别为1.42亿、1.37亿和1.25亿元。对比研发见长的恒瑞医药,同时间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7.59亿、26.7亿和38.96亿元。

哈药股份证券代表称,研发费用不能单纯对比数据,不同的研究阶段投入不一样。

史立臣表示,哈药股份原来的产品早就老化了,后续在产品研发创新方面也没有投入,即便不做创新药,做普药也未尝不可,如修正药业,主要是依靠普药把规模做起来了,但是哈药股份几乎没有什么动作。对于300亿元目标,史立臣表示,非常有难度,哈药股份重回健康轨道都不易。

目前,哈药股份的蒙脱石散、盐酸二甲双胍片均两个药品已通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相对于哈药股份总体1816个获批药品而言,两张“入场券”远远不够。

4月13日,北京市发布的《关于暂停国家集采范围内部分未通过一致性评价产品采购功能的通知》显示,北京将暂停采购843个未过评品种,其中包括哈药股份旗下公司生产的厄贝沙坦胶囊、头孢氨苄片(薄膜衣)、阿莫西林胶囊等多个产品被北京暂停采购。

史立臣曾公开表示,此次,北京市暂停采购未过一致性评价药品,对所涉及的企业影响将扩大。“没暂停之前,对于同一种产品,是允许医院既采购一致性评价的品种,也可以采购之外的品种。暂停后,北京市政府性市场,所有的公立医疗机构对一致性评价外的产品都停止采购,此次影响要大于去年。”

徐海瑛也公开表示,“今年整体的经营压力会增加,第一季度的销售业绩同比可能会下滑,作为上市公司,我们必须要回答投资者:怎么样在后三个季度将业绩追回来。这是一个特别现实、也是特别急迫的问题。”

来源:时间财经(责编:liuxinyue)

关注必威首页官网体育彩票100官方微信公众账号:搜索“DS100”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